气候行动

国际信用额的使用

政策

国际信用额为一种金融工具,每个信用额代表了减排项目里一公吨二氧化碳从大气层中清除或减少。

目前,国际信用额来自两个由《京都协议书》建立的机制。它们是:

  • 清洁发展机制 (CDM)-准许做出减排承诺的工业化国家(简称“附件一国家”)在发展中国家投资减排项目,替代本国内较昂贵的减排项目
  • 联合执行机制(JI) - 准许工业化国家通过投资其他工业化国家的减排项目,以达到部分的减排要求

联合执行机制(JI)创造了减排单位(ERUs),而清洁发展机制(CDM)则创造了核证减排量(CERs)。

《巴黎协议》建立了一个新的市场机制,在2020年替代清洁发展机制和联合执行机制。

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第三阶段内国际信用额的使用

直到2020年,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的参与者可以使用来自清洁发展机制和联合执行机制的国际信用额,以履行欧盟排放交易体系下的部分义务,但信用额的使用有定性和定量的限制。

作为全球最大的碳市场,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目前也是国际信用额需求最大的源头。因此,该体系成为了国际碳市场的主要驱动者和发展中国家及转型经济体清洁能源的主要投资者。

定性限制

企业可以使用国际信用额投资各种项目除了

  • 核能项目;
  • 造林或再造林项目 (土地利用、土地利用变化与林业, LULUCF);
  • 摧毁工业气体的项目(如三氟甲烷和一氧化二氮);

装机容量超过20兆瓦的水电站项目的信用额只能在某些情况下被接受。

禁止在2012年后使用新项目信用额或核证减排量,除非该项目注册在最不发达国家。

定量限制

欧盟法规制定在欧盟排放交易体系下运营商可以使用的国际信用额 以符合第二、第三阶段的要求。

第二、第三阶段每个减排体系参与者可以获得的首期 国际信用额度由各成员国决定,再由欧盟委员会根据有关法规批准。

第二阶段 (2008-2012)期间,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的参与者共使用了10.58亿公吨的国际信用额。未使用的信用额则转到第三阶段(2013-2020)。

信用额的交易

第三阶段以来,核证减排量和减排单位不再是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内的规范减排单位,所以必须兑换成欧盟减排配额。运营商必需申请兑换核证减排量和减排单位,最高限额为他们注册时标明的排放配额。

《京都协议书》第一承诺期(2008-2012) 所发行的减排信用额必须在2015年3月31日前与欧盟排放配额兑换。

2020年后欧盟排放交易体系中国际信用额的使用

欧盟有自身的减排目标,目前暂不考虑在2020年后继续使用国际信用额。

不过, 很重要的一点是:《巴黎协议》列出了各种碳交易市场运用的规定,为衔接各碳交易市场提供了一个明确和稳固的框架。

该协议第六条规定:

  • 会计准则规定各方运用健全的会计准则,以实现国家自主贡献方案里的“国际转让缓解成果”的使用。这些规定将不同的项目联系起来,以确保承诺的完整性。
  • 一个减缓机制来替代现有机制(如清洁发展机制和联合执行机制),该机制对减排认证作出规定,以使各国作出自主贡献。这能促进基于固定减缓贡献的国际碳市场的参与。

这些规则应在未来几年里通过执行决定实现。虽然有市场经验做基础,它们仍需要适应新的情况,比如所有国家虽然都做出自主贡献,贡献的种类有所不同。

Documentation
English (en)
Studies
English (en)
FAQ
English (en)